当前位置:Troop旗舰店 Troop帆布包—Tr美容滑翔:上天做只自由鸟
滑翔:上天做只自由鸟
2022-10-05

“北溟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”从最古老的时候起,人们就怀抱着飞翔的梦想仰望天空。今天,感谢科技的力量,让很多人可以因自由的名义选择滑翔,他们说:“这是一项富于人性的高尚运动。”

滑翔是梦想更是毕生的事业

邱华43岁伞龄4年湖北宜昌马鞍山飞行场地投资人《翱翔》杂志唯一特约撰稿人

邱华自己也没有想到,四年前的一条广告信息就注定了他与滑翔的不解之缘。当时,他在寻呼机上看到“一项很棒的运动在招生”,就过去取了资料,20多页的资料很多地方印刷得不清晰,邱华连续换了3次,看了整整一夜,然后,他决定去学这个叫做滑翔的运动。“问吧!伞圈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!”一开场,邱华的“狂人”口气就让记者惊奇不已。在伞圈儿里,有很多人把邱华视作偶像,他们说玩则玩已,邱华玩得却有些过火了。这不,不仅自己投资修飞行场地,亲自栽草、试飞,甚至连家也安在了飞行场,只为“出门就要飞,想飞就能飞”。

2003年12月初,邱华和来自辽宁的伞友王斌等一起滑翔飞跃了长江三峡,引得巨大关注。这次被称为“国内首飞长江”的举措被邱华解释为:“就像小朋友玩玩具一样的简单和好玩。”他说,对一个成熟的滑翔伞飞行者来说,从相对高度970米的高空起飞,飞行直线1300米左右,又有三峡的有利地势,根本不是什么难事。几个伞友在上空玩了半天才肯下来。空中看三峡,长江变成一个小布袋,群山绵延成细细的条纹,邱华甚至说,他们只要伸出一只脚就可以把三峡大坝挡住。飞伞除了是邱华的乐趣还是他的事业。他说,太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,是不满足于玩玩就罢手的。“飞伞是唯一可以让我放下赚钱、放下女朋友而去做的事。”实际情况是,女朋友最后不但没办法生气,有时还会跟着他去飞行。他还说:“伞友之间,认识不认识没关系,只要你背着滑翔伞就行了。”事实上,邱华和一起飞长江的伞友王斌之前从不认识,但是用他的话讲“注定是一辈子的朋友”。“从高空往下看,地球都变得很小,觉得自己很威风,天下第一;可是往上看,云在你身边飘过,自己就像一粒灰尘,在宇宙中渺小到零。”一个伞友飞行时,在低空是乌云遮挡,而到了高空竟然艳阳高照,于是明白:平时的烦恼是因为被低空的云彩遮住了高空的太阳,痛苦都是自己找的。邱华对飞伞的认识滔滔不绝,他想让更多的人来飞伞,所以他自己投资买小岛,自己投资建设滑翔基地。现在,邱华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私家起飞场的飞伞者,说起这个他很自豪,其实他是用其他经营赚来的钱来养这个起飞场。起飞场不对伞友收钱,爱飞伞的人对每一个爱飞伞的人都有极大的亲切感。只要能在一起玩,就是幸福了。“大家千里迢迢的来陪着我飞,怎么还能要钱呢?”邱华信誓旦旦地说:“将来全国最大的滑翔伞基地老总就是我。”到时,他们的伞圈儿应该会很壮大吧?

在无限静谧中比翼齐飞?

王云海29岁伞龄3年上班族

说起滑翔,王云海有点傻乐:“我可是个幸运的人呀!”2000年,他刚开始飞伞,就连续遇到好天气,这让很多老飞伞迷嫉妒不已,而且他第一次飞大山就超越了3000米,更是很多人都艳羡的。由此,王云海飞伞的激情迸发到最高点。曾经有一阵,他连续一个月没有上班,天天去飞伞,每次要飞五六个小时。着陆后,累得伞包都不想收,趴在草地上休息好一阵子才能缓上劲来。因为技术好,王云海经常带人飞,有时是自己的朋友,有时是俱乐部的要求,当然,还有自己的女朋友。和心爱的人一齐飞上天,滋味当然不同。有时,他们会邂逅一只鹰,三者在同一股气流里盘旋,偶尔还会有相互对视的一刻。老鹰像是他们的朋友,亲切地祝福他们的爱情。王云海说,就那么一股气流,刚好我飞过去了,它也飞过去了,那样的感觉很奇妙。而且飞伞的时候碰到一只鹰,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,这种享受是不可比拟的。一般老鹰会跟着他,而且总是会略高一点地跟踪,简直是“比翼齐飞”。从他温柔的口气里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的是自己的红粉知己或者莫逆之交呢!还有认真的韩国人,为了避免在空中撞到,就做只铁哨子挂在胸前,见面时,伞友间互相吹起铁哨子,是很好玩的事情。

作为一个上班族,王云海算不上是大富豪。玩滑翔要花掉不少钱,仅一套设备就要几万元,加上他们满世界跑的旅行费、住宿费、吃喝的花销等等,一年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。问及此,王云海说:“还真没仔细算过会花多少钱,钱嘛,就是用来取悦自己的。”他老老实实地承认:因为滑翔而影响工作的事情是存在的。可是,“能找到一个东西让你那么快乐,再怎么着也值了!”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有玩头,这也是王云海看中滑翔的理由。他说,事实上,每一次滑翔带来的乐趣都是不一样的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这种感觉是很过瘾的。尤其是在几千米的高空,用鸟的视角审视大地,周围只有风声,所有的烦恼都消失,头脑无比的清晰,人在那一刻都会变得智慧:“那种静谧,会让你忘了一切,也明白一切。”

和伞友一起撒欢

张涛40岁伞龄2年软件开发公司总经理

见到“2003年国内最具激情的飞行员”张涛时,他正在静心修养,一只脚包得像个粽子。前一阵去三峡飞伞时,张涛不慎扭伤了脚,住进医院,也因此错过了一个飞伞活动,张涛有些遗憾。听说有记者采访飞伞的事情,张涛特意叫了几个伞友过去一块聊,他说:“实在放不下飞伞,现在不能动,扎堆聊聊也是好的!”虽然错过了一次飞行,但是在养伤的日子里,很多伞友都来看望张涛,还有伞友送了一个特大的花篮给张涛,很多外地的伞友都打电话来慰问,张涛很受感动,“有几十人呢!”说起这些伞友,张涛滔滔不绝,语言中也充满了感谢。每次飞行下来,一帮人聚在一起,交流着飞行的感受。刚才你碰到的那股气流真好!我没赶上好气流真是倒霉!谁飞得好谁飞得臭等等。降落后的“神侃”,据张涛讲,“连声音都会比平时高八度”。平时,俱乐部里会组织一些活动,一帮人不问年龄、不问职业地玩在一起。有一年的中秋节,他们开车到十三陵水库,几十辆车围成一个圆圈,车灯全部打亮了,气势强过天上的月亮。

非典时期,单位纷纷放假。这对于这些飞伞狂人来说,真是个难得的机会。五六十个伞友们自发地组织到一起,在北京南口小山的滑翔基地,9个人一堆的组成团队,一起飞,一起玩。伞友中,会有人自愿地为大家服务,端茶倒水、定餐、支帐篷等,而这位伞友很可能平日里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,有时车陷进去了,一帮人会上来推。不管身上穿的是什么国际名牌。张涛说,在伞圈儿里,感觉自己是个“有组织的人”,从来不用担心和害怕什么。到外地飞伞时,总有伞友在车站等候,只要看到背伞包的人,问都不用问,直接就接过行李了。至今已经有不下六个朋友因为听了张涛的宣传而加入了滑翔的队伍,以致记者质疑张是不是搞滑翔伞经营的,张涛大乐,说他们是纯消费的,为滑翔伞俱乐部宣传是心甘情愿的,就像今天,几个朋友听说是聊滑翔的事情都很高兴,他们希望伞圈壮大,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和他们一起飞上天空。

看着受伤的脚,张涛认真地说:“这次一定会吸取教训。其实当天的气象条件不好,加上又不熟悉场地,也没有去看降落场,这种情况下飞当然容易出问题。”他豪爽地承认:“全是我的错!”“那还会坚持飞吗?”“当然了!”三个玩伞的人竟一齐回答。张涛说,飞伞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的性格,粗暴的、急躁的性格在玩伞的过程中都会有所缓解。“这次教训只会让以后的飞翔更加安全!”张涛办公室的墙壁上挂满了滑翔时候的照片,两台电脑的屏保也是滑翔照片,甚至书桌上的台历也用了他们滑翔的照片。正在记者惊叹的时候,张涛又拿出了好几摞滑翔的照片和一堆刻录的滑翔盘来给记者挑选。看着照片上他和伞友开心的笑容,记者想,让这样一个人放弃滑翔,太不可能了。

双城记之广州天空也不是看世界的最好角度

学习滑翔伞飞行的第一课,教练会拿鹰来举例子,鹰在天空中,翅膀没有动,但却一闪而过,滑翔就是这样一种优美的姿态。你曾经梦想过飞行吗?这就是在没有动力的情况下实现飞行的一种办法。路途最先接触滑翔伞飞行,也是这样开始。三十多岁的男人,差不多忘了自己曾经做过飞翔梦的时候,居然发现梦原来是可以实现的——而且对于他来说,价格不贵,道理也不复杂。

他说:“谁都可以玩滑翔伞,只要你相信。”相信梦想能够实现,相信风和云都有规律可循,相信教练,当然更要相信自己。

玩滑翔伞的人并不多,尤其是在广州。这是一群三十岁上下的人士,他们工作时间不固定,从事广告、金融、保险、it等行业,事业小有所成,有家有室——正是懂得“相信”的年龄和境况。广东人不喜欢冒险,他们选择滑翔伞首先是因为相信这是一项不需要冒险的运动。他们是一群普通人,不把自己当成英雄,知道要学习飞行公式,要遵守空中交通规则才能飞上天。如果不去了解,他们可能会拒绝这项运动,但是一旦开始,就知道根本不必冒险了。就像路途,30岁开始接触到滑翔伞运动,然后和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俱乐部。成立之初,他们就将这项运动定位为休闲运动,偶尔也会去参加比赛,但更多是为了会友、休闲和旅游。

对媒体《飞翔在3000米的云层》之类的报道他们是不以为然的,他们选择的飞行高度是200米到600米,不是3000米。他们说那是超人的事。

他们看中的是滑翔的务实之道。湿润的空气,线条柔和的山脉,与脚踏实地的生活作风及经营之道联系在一起。在路途看来,玩滑翔伞不但不会鼓励人们去冒险,反而会磨练人的品性。每一次飞行都是一个漫长的历程。先是开车到基地,然后自己背着伞包上山,调整仪器,等待时机,有时候一等就是一天,如果不能飞,第二天再上来,还是不行,就只好拖着大包小包往回返,然后下个星期再来,继续等天气。终于天气条件够了,600米的山,飞下去,初学者也就是用十几分钟的时间。如果不想失望,就要学会享受飞行之外的东西:朋友聚会中的谈笑,等待飞行时的阵阵清风,还有上山时路边的野花。这是飞行之道,也是普通人的生活之道。他们喜欢从天上看世界和体验生活,但是,他们坚持:“即使是天空,也不是看世界的最好角度。”学习滑翔伞,最重要的技术就是“抓气流”,技术成熟了,可以利用气流在空中停留更长的时间,要学习在空中观察仪器、观察气流、观察云和风,都不是容易的事情,要敏感、细腻。他们强调“学习力”这个务实的词汇。

玩滑翔伞的一群人,互相从不打听对方从事的工作、年龄、职业等等,他们只为爱好聚在一起。都是职场的老手,平时拼杀得累了,周末来享受接近自然的飞行,不会想着去赢得什么。在山顶吃饭的时候采用aa制。当滑翔伞被收到包包里,离开山野,他们回到城市,立刻就淹没在人海中。

对于他们,相信凭借一顶滑翔伞就可以飞,相信自己是一个普通人,但可以做一些不普通的事情,相信自己有过梦想也有实现梦想的热情,就足够了。

滑翔提醒

因为防火,目前,北京的滑翔基地不能开放,4月中旬后会陆续开放。只要身体健康、年满16周岁,谁都可以玩滑翔。

滑翔之最

滑翔伞高度之最:1988年,法国冒险家伯亚凡登顶珠穆朗玛峰成功后从顶峰飞出,最高升至海拔9000米。中国人的最高纪录为4000米。

滑翔伞距离之最:滑翔伞飞过的最远距离为337公里,中国人创造的最远距离是120公里。

滑翔伞飞行时间之最:滑翔伞最长的飞行时间为17小时,中国人的最长飞行时间是7小时。

滑翔伞运动年龄之最:世界上年龄最大的滑翔伞选手为85岁,最小的4岁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